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www.113105.com >  正文
不婚不育不买房!2018结婚率创新低年轻人快连脱单的欲望都没了
发布日期:2019-07-13 17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最新数据显示,从全国范围来看,2018年结婚率仅为7.2,这个数字创下了近十年来新低。而且经济越发达地区的结婚率越低,2018年全国结婚率最低的上海只有4.4,浙江5.9为倒数第二。

  有专家分析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结婚人数的结构性减少。与此同时,全社会平均受教育年限增加、房价高企、就业竞争激烈,以及年轻一代“独性”更强等原因,也都成为年轻人结婚路上的“绊脚石”。

  大家可能都有体会,在追求高效率、快节奏的现代社会,奋力拼搏、向前追赶是我们生活的常态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应对高昂的生活成本带来的经济压力。然而,在一次次被残酷的现实打击之后,我们的上进心和冲劲逐渐地被磨去了。

  “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呢?反正我一辈子也买不起房。”“我连养活自己都够呛,更别提养活老婆孩子了,还是一个人过吧。”不少年轻人都发出了这样的感叹。

  类似这样的不思进取、得过且过的心态形成了一股独特的丧文化思潮。不过呢,这些现象并不是中国社会所独有的,“低欲望”的趋势也早已在日本年轻人之中盛行。

  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通过研究写下《低欲望社会》,用来描述目前日本社会的现状。

  什么是“低欲望社会”呢?它表现在整个社会的各个方面。最突出的一点是,年轻人丧失了工作上的进取心和生活上的热情,对什么都无所谓,既不想拼命挣钱,也没有了消费的欲望,主张“不婚不育不置产”。

  在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当中,最流行的生活方式就是“穷充”,也就是“穷且充实”的意思。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为金钱和出人头地而辛苦工作,虽然收入不高,但是依然能够心安理得、得过且过地生活。

  这个说法并非空穴来风。根据日本产业能率大学2016年的调查,新进公司的员工里,定下想当“总经理”目标的,只占9.5%—10%的比例,想当“部长”的比例为21.1%,想当“科长”的比例为10.7%。俗话说,“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”,试想,一个人如果连官儿都不想当了,他还有拼搏的动力吗?

  除了工作没有上进心之外,日本年轻人的消费欲望也下降了。这可能是热爱剁手、宁愿刷爆信用卡也要超前消费的我们更不能理解的。

  就拿买房来说,目前中国四大银行在一线%左右,而日本是多少呢?1%。大家没听错,是1%。那么,这么低的贷款利率是不是让日本人为买房挤破脑袋了呢?情况刚好相反,有买房意愿的人是越来越少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呢?是日本人不会炒房吗?当然不是,日本人炒房的时候,我们的房地产还没起步呢。但日本现在的年轻一代想的是,只要有房住,管它是买的还是租的,只要不让自己活得太累就OK,所以就没什么年轻人想买房了。

  除了消费欲望下降之外,在社会统计数据上,“低欲望社会”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,那就是人口减少、老龄化严重。

  据统计,2010年,日本人口在达到峰值1亿2806万之后,开始走向减少,预计到2048年,总人口将减少到1亿,特别是15岁到64岁的劳动力人口将会存在巨大缺口,往后即使再过三、四十年也不会有明显的增加。

  社会财富是人创造的,人少了,创造的财富也会减少。而且,整个社会是一个分工协作的大系统,人减少了,我们将面临整个系统不能正常运转的风险。

  事实上,日本劳动力人口数量,在1999年创下6793万人的记录之后,一直呈递减趋势,而由高龄者、儿童和家庭主妇等构成的非劳动力数量,在2013年则超过了4500万人,目前还在持续增加。

  如何维持社会经济正常运转所需的劳动力数量,是日本政府急需解决的一道难题。为此,安倍政府在2018年提出,打算将退休年龄提高到70岁,打造一个永不退休的日本社会。

  除了人口减少,老龄化是日本面临的另一个问题。我们常说,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,但是一个人活到70岁,在日本根本就不算个事儿。据媒体报道,日本人的预期寿命达到了84岁,在世界上排名第一。

  谁不希望多活几年呢?日本人预期寿命延长,对个人而言是好事,但对日本社会而言,却带来了很多问题。

  比如,老人没有收入,由谁来供养呢?失去了自理能力的老人,又由谁来照顾呢?而且,整体来看,老年人的增多也造成了社会活力的下降和劳动力的减少。

  其实,如果只是高龄老人的增加,那也不算什么严重的危机,因为还有新生一代在不断成长。但要命的是,日本社会除了老龄化现象以外,还出现了晚婚和少子的现象。

  在现在的日本,女性掌握着结婚与否的决定权,她们不愿意迁就没钱的男人,更不愿意“裸婚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日本男人只能拼命地存钱、拼命地节俭,为结婚做准备,直到达到条件为止,于是不断推迟着结婚年龄。

  现在,日本男性的平均结婚年龄已经达到了34岁,即使结婚了,也有不少人主张丁克。另外,由于日本法律不认可非婚生子女,许多打定主意不结婚的情侣往往不会要小孩,这也进一步加剧了“少子化”。

  人口减少、超高龄化和少子化,这些都是日本低欲望社会在人口方面的明显特征。但是人口问题的解决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想要更快和更有效率地降低低欲望社会的程度,还是得首先刺激消费,增强民众的消费欲望。

  大前研一认为,为了改变日本经济负增长的状态,使经济步入良性循环,首先需要实行的反倒是政治体制改革,要变大政府为小政府。

  现在的执政党——日本自民党长期执政,机构臃肿,办事效率低下,维持其运行需要庞大的财政开支。而小政府更能实行财政均衡制度,像美国、德国等欧美国家那样,给予地方政府更多的自治权,这样更能发挥全体国民自主努力的精神。

  另外,还需要改变地方议员的选举制度,降低议员的待遇,像欧美国家一样,逐步实现议员无报酬制,这样就可以大幅缩减政府开支,把好钢用在刀刃上,把钱花在能够产生效益的地方。有了小而精干的政府带领,办事效率高了,老百姓当然也会信心爆棚。

  在经济方面,大前研一认为,把个人金融资产盘活、提高投资积极性的最好办法就是创造好的投资项目。据统计,日本个人手中的金融资产高达1700万亿日元,实际市场上并不是缺钱,缺的是花钱的信心和热情,而这正是日本政府应该给予老百姓的。

  对此,大前研一提出了“都心大规模开发方案”的建议。“都心”也就是大都市中心的意思。有人也许会问:大都市中心不早就建设完了吗?还能大规模开发吗?

  这得从建筑容积率说起。所谓建筑容积率,也就是建筑面积与用地面积的比率,一般来说,容积率越大,建筑群就越密集,空间就显得狭小,所以,一般国家都会对容积率作出规定,要求容积率不超过一定的标准。

  而日本对容积率规定得特别严,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,还有提高的空间。比如说,原来的三层楼,可以通过改造加到六层楼,这样一来,单位面积上的建筑效率就提高了,大规模开发也就有了可能。

  我们一般人买房,都是愿意买市中心的房子。为什么呢?住在市中心,上班在路上花的时间少啊,还有购物、看病、娱乐等等都方便。

  原本已经没有房源的市中心如果又开发很多房子,价格自然也会下降,你说人们是不是会增加购房意愿呢?这样个人手中的钱就会拿出来花了。而房地产的开发,自然也会拉动其它一些行业的复苏,比如家电、家具、运输、劳务市场等等,所以整个市场就活起来了。

  针对日本人口减少的现象,大前研一提出,可以建立新的移民体系。日本政府目前的移民政策是偏保守的,很多“爱国者”担心移民多了,将会对现有的秩序造成破坏。但从世界范围来看,人口国际流动,接受移民是大势所趋。

  第一步是每年从世界各地引进1000名左右的优秀人才来打造附加值较高的国际舞台,像美国的硅谷一样;第二步是每年从世界各地引进10万人左右拥有专业资格的人才,比如医师、护士、律师、工程师等;第三步是每年引进30万名普通劳动者,并对他们发放日本绿卡,以此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。

  除了以上方案以外,大前研一还在税制改革、农业改革、教育改革等方面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,比如改所得税为资产税,减少普通大学的数量,增加职业教育等等,用来解决日本低欲望社会的一些突出问题。

  今天的这本《低欲望社会》就分享了,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,书中所讲到的问题似曾相识。是的,中国与日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。

  日本与中国都经历了经济的高速发展,都陶醉于泡沫经济而不能自拔,只是日本的泡沫已经破灭,而中国还在泡沫中沉沦。而且,中国和日本一样,都存在老龄化问题,我们是未富先老,还要面对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独生子女现象,应该说未来我们需要面对的困难更多。

  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,从日本的低欲望社会,我们可以吸取教训,借鉴经验,未雨绸缪。